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三易小说网 -> 玄幻魔法 -> 替嫁戏精太子的常规宫斗

正文 第二百四十八章:认定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景慈看了一眼莲止,低下头回道:“琬昭仪的身子确实需要调理,之前喝的假孕药很伤身,而且又喝了那么多药性相斥的汤药,身子早就撑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莲止看向鸢黛:“你听清了吗,这身子还是要好好调理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幅身子好与不好又有什么意义呢?”

    莲止懂鸢黛的心思,无法自己所爱之人相守,一切都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意识到接下来的话不是自己能听的,景慈识趣地退下了,在景慈离开之前,莲止开口:“景太医,麻烦你在外面等本宫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景慈离开之后,莲止说道:“琬昭仪,人只有好好地活着才有希望,当初你一夜之间成为了父皇的妃子,又怎知不会在一夜之间又发生其他变化呢?”

    莲止话中有话,鸢黛看着莲止,眼中没有了笑意:“你知道了?”

    鸢黛没有明说,莲止也没有戳破:“你之前帮韵汐和淑贵妃,不也是因为要还那个人曾经受过的恩吗?”

    莲止脸上神情不变,鸢黛心里好受了一些:“我还以为你知道会觉得很恶心。”

    “当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,一开始是惋惜,现在只觉得痛惜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觉得我这么做不值得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其实我很早之前就猜到了,但是那个时候我不相信你会坚持下去。可是我没有想到,你真的一直保持着最初的真心,从来不曾改变,所以觉得痛惜,相爱的人无法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妃,我看的出来你应该很喜欢太子。但是在太子身边很危险,太子要承受的事情很多,你跟着他自然要与他一起分担。我也很敬服你,因为你从来没有想过退却。”鸢黛叹了一口气,“在这一方面,我们两个人还真是像,认定了就绝不回头!”

    “琬昭仪,这世上的路都不好走,但是既然选定了一条路,就不要再犹豫。”莲止站起身,“这次的事情我应该谢谢你,不管你本来的目的是什么,你都帮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妃,你和韵汐公主从来都不会看轻任何一个宫人,所以当初你们救了小全子。后来在我被为难之时,你和韵汐公主再次出手帮我。我知道,这些事对于你们来说不过都是顺手而已,但是在我的心里,我一直都记得。”

    鸢黛自己身陷地狱,但她看到的依旧是美好,或许这就是她一直保持初心的原因。

    莲止没有在这里多留,陪着鸢黛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,出门时看到还在等着她的景慈,说道:“景太医,你要回太医院吗?”

    景慈点了点头,莲止道:“本宫正好要回东宫,顺一段路,一起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景慈跟在莲止的身侧,两人慢慢地走着,“太子妃是有什么话要跟微臣说吗?”

    “琬昭仪这次的事情,应该让你很为难,本宫欠你一个人情。”莲止知道景慈是什么样的人,但是这一次景慈为了帮他们,还是说了谎话。

    景慈笑了一下,并不在意:“若是放在以前,微臣自然是不会同意的,但是经过了逢安之事之后,微臣觉得世上的事情不能以简单的黑白去分辨。”

    这些道理,景重华教过景慈无数次,但是景慈从来都是不以为然。可是上一次,看到莲止被陷害之后选择前去逢安,温知瑗在逢安历经曲折。景慈就明白了,黑白的界限从来都没有那么分明,只要心存善意,那么一切就都有回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景慈补充道:“其实以前微臣想过,一定会靠自己的一身医术成为太医院的院首。可是进入太医院之后,原来一切跟想象差了太多,而微臣能走到今天的位置,也是因为太子妃的帮助,受人之恩,自然能帮就帮。”

    “小景太医,如果本宫可以帮你成为太医院的院首,你能胜任吗?”莲止的话让景慈的心中升起波澜,景慈回道:“以微臣的资历来说,终究是不够资格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高临倒台,陈斌也被打压,景太医按理来说是最适合的人,但是景太医已有离开的心思,父皇不会强求他的。景太医自然会为你铺路,或许你不能立刻成为太医院的院首,但是也只是早晚的事情。”莲止冷静地分析着。

    “太子妃还真是直白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太医院本宫需要有人帮忙,而你是本宫最好的选择。你是什么样的人本宫很清楚,所以有些话提前跟你说清楚。不会让你去害别人,但是需要反击的时候希望你还能如这一次一样帮我们。”

    景慈回道:“微臣愿意帮太子和太子妃,成为院首并不重要,只希望能看到西楚的太平祥和。微臣以前为了历练医术,当过一段时间的游医,看到的事情太多,可惜以微臣之力根本无法改变什么。但是若是太子,应该能还西楚百姓清宁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心怀天下,能为百姓做的不会少半分。你想要的看的场面本宫不能完全保证,但是应该能比现在好。”莲止实话实说,这反而让景慈心安了:“能比现在好,也算是微臣的绵薄之力了。”

    景慈和莲止正说着话,迎面就遇到了温知言:“这不是太子妃吗?”

    “大皇子今天怎么有兴致进宫?”

    “是父皇召本王进宫,说是有事情要商议,估摸着是为了三月春闱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大殿下快去吧。”莲止侧身让温知言先走,但是温知言没有动:“太子妃跟这位太医的关系不错啊,本王没有记错的话,当时也是这位太医自愿护送您去逢安。看来太子妃,与这位太医很是熟悉啊!”

    莲止并不惊慌:“大殿下大抵是忘了,本宫当初是自己前去逢安。当时小景太医也是为了逢安百姓和太子殿下的安危,才自请前去逢安。大殿下未免有些思虑过度了!”

    “本王就算是思虑过度,太子妃是不是也应该注意一下不要跟这位太医走得太近?”温知言又看向景慈,“景太医,你身为太医,难道连宫规都不记得了吗?”

    景慈不卑不亢地回道:“微臣所做之事、所言之语,均恪守宫规,从无任何逾越之处。”

    温知言正准备再说什么,就听到了温知瑗的声音:“太子妃,你跟大皇兄在聊什么?”

    温知瑗走了过来,挡在了温知瑗和莲止之间,温知言意有所指:“三弟知道太子妃与景慈过从甚密吗?”

    闻言,温知瑗只是微微一笑:“请问大皇兄是看到了什么呢?过从甚密四个字,说起来简单,但是造成的后果可不轻,大皇兄开口之前还是要掂量掂量。”

    “三弟对太子妃还真是维护,只是希望太子妃不要辜负了三弟的信任。”温知言还在挑拨离间。

    温知瑗回道:“还真是多谢大皇兄如此关心,但是太子妃的事情还是不需要大皇兄来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温知言看出来了温知瑗对莲止的信任,自己三言两语恐怕是不会对他们有什么影响,见状就先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景慈,刚才他说的话你不用放在心上。”温知瑗担心景慈心中会生出嫌隙。

    “微臣自然不会放在心上。”景慈没有多留,很快就告退了。

    只剩下温知瑗和莲止两人,温知瑗问道:“你刚刚去见琬昭仪了?”

    莲止点了点头:“见了,正好遇到了景慈,就跟他把事情说清楚了。这不是相互利用,是合作共赢,他能得到他想要的,我们也能得到我们想要的。”

    莲止很聪明,各种算计都不会落于人后,但是在该光明磊落的时候,她从不会心怀算计。或许正是因为这样,选择跟着她的人,很难有背叛之心!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